光伏发电:百姓也玩得转

不 久前,长兴县居民王晓刚收到了来自国网长兴县供电公司划入的第一笔1901.03元电费,成了国网长兴县供电公司的小“供电商”。9个月的时间,王晓刚 家的发电量为2935度,获得政策性补贴1303.14元;其中1495度电上网,电价为597.89元。这两部分相加,就是他这次收到的9个月的发电 费。

 

自国家颁布“分布式光伏发电”有关政策,允许个人安装光伏设备并网发电以来,浙江各地掀起一股光伏发电热潮,以“屋顶光伏发电”项目为代表的光伏发电市场正风声水起。而眼下,民用“屋顶光伏发电”也在浙江许多家庭得以付诸实施,各地“第一例”纷纷产生。

 

 看好这一片蓝海

今年以来,民用屋顶分布式光伏发电在全国各地已经陆续有过“第一例”了。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,光伏部件厂家大多更愿意把精力集中在工商业项目,找屋 顶,拉投资。“就为找一个符合条件的优质屋顶,各个城市和乡村被‘翻得底朝天’。工业厂房、大卖场、体育场,逐个城市排查,不放走任何一个希望。”一家光 伏企业负责人向记者透露。

 

与之对应,家庭屋顶项目小,客户多,管理起来也比较繁杂,无法准确核算在其中所花费的人力、物力成本。而且,成本一旦超过市场的平衡值,个人用户投资回 收期太长,很可能有价无市。因而,地方政策细则在今年初刚刚落地,厂家们对于家庭屋顶市场心怀渴望,但也非常审慎,观望氛围较浓。

 

   浙江昱能科技有限公司在 今年民用政策细则推出后首先投入到家庭光伏发电市场。目前“昱能”在嘉兴地区服务了12个家庭用户,包括独栋别墅和联排别墅。这家公司起源于美国,在硅谷 参与了光伏核心部件——微型逆变器从实验室技术到商业化产品的第一波进程。2009年在嘉兴建立产业总部后,除了继续扩大海外销售,也致力于成为国内专业 的区域化项目开发商,开发了海宁皮革城等金太阳项目。

 

“看好这一片蓝海,‘昱能’今年从研发技术部、商业项目部、海外市场部抽调出一批精英人员,组建了一支专门服务家庭用户的特种部队。”“昱能”市场部经 理刘怡称,屋顶光伏发电的民用市场,项目规模小,服务内容多,施工成本高,有能力投入团队的大厂不多。昱能正是看到国外民用市场的发展,愿意花时间、投入 团队和资本等待市场从萌发到井喷。

 

 绿色生活意义更大

在长兴,第一个居民屋顶光伏发电设备的供应安装商王晓刚,同时也是湖州地区第一个尝试民用屋顶光伏发电的人。“去年初国家出台允许家庭光伏发电并网的政策后,我就意识到这是家庭节能的一个新尝试。”

 

王晓刚说,从去年7月底开始,他一共花费3万元引进并安装了一套屋顶光伏发电设备。尝了头口水之后,上门求教的人越来越多,他索性成立了自己的公司。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,王晓刚就为当地7户人家安装了设备。

 

记者从供电公司了解到,家庭光伏发电项目涉及屋顶物权,申请居民如果是联排、独栋别墅或农村地区的自建房,屋顶较大且独立使用,很方便安装。如果是单元楼,屋顶面积有限,且属于公用面积,需要获得2/3用户的同意方可安装。

 

国家电网各地分公司对这一业务也很支持。今年初,金华供电公司就推出了《居民家庭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并网服务全程引导手册》,为家庭光伏电站并网敞开大门。温州供电公司先后接受了近千例居民的咨询,开通光伏项目受理窗口,提供并网咨询和申请报装服务。

 

国网长兴县供电公司客户服务中心副主任蔡卫国介绍,屋顶光伏发电对国网来说是不赚钱的,推广这种方式更多的是出于节能的考虑。希望能够带动更多的普通居民参与到这种行动中来。

 

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这一群体中来,很多人也是节能生活的支持者。光伏电站的环保价值在浙江各地刮起绿色新风。长兴县夹浦镇滨湖村农民计健康就是屋顶光伏 发电的试水者,看到手机传输过来的光伏发电实时数据,他很兴奋。“从今年7月份至今,我发的电已经相当于种12.9棵树,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4.72 吨。”